小清新图文 - 图文_情感_美文_日记_日志_散文_哲理_句子 - www.tukv.cn
小清新网 - 图文_情感_美文_日记_日志_散文_哲理_句子 - www.tukv.cn
快捷搜索:  爱情  女人  清新  www.ymwears.cn  test  美丽  美丽  as
图文小清新网 - 图文_情感_美文_日记_日志_散文_哲理_句子 - www.tukv.cn
图文小清新网 - 图文_情感_美文_日记_日志_散文_哲理_句子 - www.tukv.cn

岁月在这里,我在这里

岁月在这里,我在这里

01

我记得我在小学三年级。我偶然生病了,不能去上学,于是我跪着看着窗外孤独的青山,耽误了春天。心里有一种巨大的悲伤,至今无法忘记。

当时,因为我还小,我无法给自己解释原因。但我记得那种痛苦。

为什么会痛?我现在明白了。

只是因为你知道你最好的朋友在那里,但你不在。

所以你认为,他们现在在举旗吗?他们在操场上互相追逐吗?他们在教室里被责骂吗?他们到底在干什么?

不管是好是坏,我都想和他们在一起!一起挨骂一起挨打真好!

于是,我开始喜欢点名。一大早,大家都坐好了,我的小脸没脏,我的小手也没出汗。老师说:

“XXX”

“是的!”

严肃而清脆,仿佛不是在回答老师,而是在回答宇宙,在讲天地,在讲历史,在说这里有一个孩子。

回答“在”字对我来说总是充满了幸福。

然后,长大了就不用指名道姓了,反而对旅游着迷。

每当山川赢了,我总想举手,就像那个总是睁着好奇的眼睛的孩子,说:“我在这里。”

“我在这里”不同于“某某人来这里参观”。后者骄横跋扈,但说“我在这里”的还是一个早上上学,高高兴兴回答长辈问题的孩子。

02

其实人与人之间,对于亲情、友情还是爱情,哪种亲密的友情不是建立在我在这里的前提下,只是说明你在这里?

所有的爱,不都是“在一起”的缘分吗?

即使是神,也不过是“存在,存在,存在”和“无所不在”。

作为一个人,我为自己感受到了另一种价值,“我只能出现在这有限的时间和空间里”,仿佛我是拼图上一个扭曲而奇特的小形状,单独看它毫无意义,但当它镶嵌在合适的时间和空间里,也是不可或缺的一块。

神的存在是无涯无涯的,此时我正在这山这水中感受和感悟。

有一年,我和老公带着一群年轻人去欧美演出。

我坚持选择崔豪的《漫漫长路》作为开篇歌曲。在一站又一站的陌生城市,舞台上的蓝丝晃出水波,唐朝乐府悠悠出口:

告诉我,你住在哪里??在这附近,在钓鱼池旁边?。

让我们一起撑船,让我们看看,我们是否属于同一个城镇..

在迷蒙的海浪中,只因为你错肩而过,只因为你在微风中,我在明月中,只因为我们都在这个地球上,而地球太过空旷,所以我们忍不住停下船问一句话,问对方的籍贯,问他们过去出生的故乡,其他年份埋葬的故乡。

那年夏天,我们还千里迢迢去问华侨他们属于哪里!

03

1983年9月24日去香港教书,第二天去超市买了一些日用品,却看到人潮汹涌,米、油、罐头、卫生纸都被抢购一空。

当日,港元与美元的比率跌至最低点,达到10比1。

我的朋友都为我感到难过,因为工资的贬值等于工资的减少。

当时我看着即将被清空的超市,就像爱生病的孩子一样,爱上了这片土地。

我不是香港总督,也不是黄华,我不能影响香港人的命运。但此刻,我站在这里,与创造了经济奇迹的香港华人站在一起。

而且我还能被邀请去中文系教古典诗词。至少半年,我可以和这些可敬的同胞并肩站在一起。我不能成为救世主。我只是“待在一起”,带着年幼的孩子回归故国的文化。

一九九七年香港的命运会怎样?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我在那里的时候有一个秋天,不是游客,而是“那里”。

04

《旧约圣经》记载了一个大约3000年前的故事,老先知以利因为年老神志不清,能力不足,眼睁睁看着自己宠坏的儿子胡作非为。小先知撒母耳还是个孩子,穿着一件小长袍,在空荡荡的神庙里走来走去。

然而,发生了一些事情,一天晚上,他听到一个轻柔的呼唤:“塞缪尔!”

虽然他渴得想睡觉,但他是个机警的孩子。他跳起来跑向老伊莱:“你叫我,我就在这里!”

“我没叫你,”老态龙钟的伊莱说。“去睡吧!”

孩子去躺下,他又听到了同样的呼唤:“塞缪尔!”

“我在这里。你给我打电话了吗?”他又跑向伊莱。

“不,我没有叫你。去睡吧。”

第三次他又听到了呼唤,小孩子真的很困惑,但他还是尽快跑去找伊莱。

老伊莱突然大吃一惊。原来孩子已经长大了。原来他不是一个在梦里听错话的孩子。不,他已经听到了第一次试镜,他面临着神圣的召唤。虽然他只是一个幼稚柔弱的孩子,虽然他无法理解什么是“天堂的时钟”,但旧时代已经过去,年轻的英雄将被天堂带着向四面八方挑起风暴。

“小缪,回家吧!有些事情你以前不明白。如果你再听到那个声音,你会说,‘上帝!请说,我在这里"

塞缪尔真的第四次听到了声音,夜空明亮,柱子像历史一样矗立着,声音来自风,来自星光,来自心底召唤孩子的潮水。

塞缪尔去世后一直是一位杰出的先知。只是因为很多年前,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他答应了这个电话,说:“我在这里。”

当然,我不是先知。我从来不想做“救世主”,但我喜欢做一个随时可以说“我在这里”的“应急待命”的人。

05

我这辈子都没喝过这么多。是关于一瓶啤酒。那是端午节的晚上,在澎湖的外围小岛上。为了纪念屈原,渔夫那天没有出海,小学校长陪我们和父母的朋友一起吃饭。脖子仰着的烤面包机很难说“不”。

他们喝酒的方式和我遇到的大学生很不一样。喝了几杯后,他们突然变红了。原来酒的力量如此之大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