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清新图文 - 图文_情感_美文_日记_日志_散文_哲理_句子 - www.tukv.cn
小清新网 - 图文_情感_美文_日记_日志_散文_哲理_句子 - www.tukv.cn
快捷搜索:  爱情  女人  清新  www.ymwears.cn  美丽  美丽  test  as
图文小清新网 - 图文_情感_美文_日记_日志_散文_哲理_句子 - www.tukv.cn
图文小清新网 - 图文_情感_美文_日记_日志_散文_哲理_句子 - www.tukv.cn

白色花园的宁静

白色花园的宁静

沉默不是沉默。“蝉使森林安静,但托纳米亚马更安静”应该是沉默。在沂水河畔的白花园,我们曾经经历过这样的极端情况。

从三门峡到洛阳,有水的地方一定要看柳树。起初,你处于恍惚状态。垂柳不是江南的一道风景吗?当你突然想起古人在Xi灞桥折柳送别友人的诗句,你就会意识到,江南未必有垂柳。在西北地区,尤其是Xi古都洛阳,水榭柳其实是常见的树木。

沂水河畔柳树不多,宽阔的河水水势平缓。阳光下荡漾的细小波浪,就像龙门石窟周围无数大大小小的佛像一样模糊不清。洛阳作为古都,自然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。河图洛书永恒之书的神秘一直吸引着无数粉丝。牡丹也因为洛阳而成为了优雅和典雅的象征。金代左思的《三都赋》产生了洛阳纸贵的成语典故。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皇武则天在洛阳登基...像龙门石窟这样的艺术瑰宝,自然是有的。

逛龙门石窟,看历代佛像造像,令人眼花缭乱。我相信大多数来这里的游客都和我们有相似的感觉。几年前,我在敦煌莫高窟参观时,写了一篇文章,第一句话:“我们只能仰望莫高窟”。当我参观龙门石窟时,我眼花缭乱。与此同时,我一直在想我自己的话。我们真的要仰视历代的文化艺术精品。

白色花园的宁静,让我们眼花缭乱,仰望回归真理。不起眼,不豪华,不张扬,不吵闹,游客不多,没人大声说话,最多就是在小声的互相交谈。竹林、小溪、松树,还有不知名的野花野草,偶尔在森林里听到几声清脆的鸟鸣,一路的疲惫和世俗的烦恼似乎在一瞬间离我们远去,心也渐渐沉淀下来。

花园里几乎没有建筑。沿着山有快乐的天堂,红色的门窗和蓝色的屋顶。据说是禅房,没有木鱼和香炉的声音。据说是学习而不是那么丰富多彩。大殿下小平有一座青石雕成的类似宝塔的白居易诞辰纪念碑。它从纪念碑的石径上山,绕过一片松林,有一个亭子。亭子不远处人工堆起一座乱石小山。小山后面是白居易的墓。

夕阳从树林中洒下,白居易墓周围雕刻的各种铭文都点缀着细碎的金光。这些石碑大多由自称白居易的多代孙辈和日本、韩国、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的白氏后裔雕刻而成。在一块天然巨石上,刻有《祖隐先生墓志铭序》和《祖隐先生传》。《醉吟先生传》是白居易晚年写的自传,墓志铭序言记载了白居易对自己的评价、来世的安排以及为自己写的墓志铭:“人生七十载,仕为二等,名于天下,不益他人。赞美卓越的礼物,应该是自我贬损。死的时候,集衣的时候,派车兜风的时候,把自己埋在没用的卤书里,不吃带血的祭品,不求大的谥号,也不建墓碑,却在墓前立了块石头,还能传个醉阴先生抄的。想完就从墓云开始写人生剧本:乐天乐天,天地生七十年。他的生命是浮云,他的死亡是浮云。为什么为什么?我的本性不动,但我的形体反复运动。我已经是一匹马了,不能安全的走,为什么还要厌倦?”

上过学的人都没读过白居易的诗。至少,“野火从未完全吞噬它们,它们在春风中又长高了”几乎是每个中国人都知道的。不仅中国人知道白居易的诗歌成就似乎比李白、杜甫在东南亚国家更有影响力。著名的《长恨歌》和《琵琶行》我们在大学里就能背出来,还有“我们曾希望在天堂飞翔,两只鸟同一个翅膀,在地球上一起成长,一棵树的两个枝干”这样永恒的名句,”哼唱着,轻声说道——然后良莠不齐,就像一大串大大小小的珍珠倒进一盘玉里一样“永远不会在我的脑海中抹去。从事业命运来说,白居易似乎比李白杜甫更为顺利。因此,与李白的张匡达、杜甫的忧怨情怀相比,白居易的诗歌有一种独特的感觉,从一个歌者、一个士大夫、一个失意官员的角度,生动地表达了一个时代的悲欢离合、恩怨情仇。

资料显示,白居易晚年在洛阳生活了18年。虽然被尊为“小傅”,但一生清贫,爱酒善诗,在龙门建香山寺,开八滩,对龙门山水十分依恋。他曾在沂水东岸的象山琵琶峰与人对饮、吟诗、品茶,最后以龙门石窟为邻,永久留在沂水河畔的琵琶峰上。

从墓前的石阶下来,我们转向另一片静谧的森林,一排人工种植的竹林把我们引向乐天书店。可惜书店的名字与现实不符,没有书,只有旅游工艺品。在书店旁边的一个小亭子的墙上,刻着著名的琵琶线。当我们停下来的时候,几个游客也停了下来。于是,夕阳下,不同方言的朗读声响起:“我在浔阳河上向客人告别,夜晚,枫叶和成熟的灯芯草在秋天沙沙作响……然而,在她开始向我们走来之前,我们喊了一千遍,催促了一千遍,仍然把她的半张脸藏在吉他后面……大弦像雨一样嗡嗡作响,小弦像秘密一样低语。低声哼唱着,然后混合在一起,就像把大大小小的珍珠倒进一盘玉里。在关颖的言语间,花底滑滑,深咽的泉水难以在冰下流淌。冰泉是冷的,弦是冻的,仿佛过不去;音符渐渐消失。陷入深深的悲伤和隐藏的哀叹,比他们在声音中告诉更多的沉默……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